当前位置: 主页杏林苑医药典故
蒸饼的由来
时间:2013-04-11来源:未知 作者:Maggie 点击:

大宋朝阳谷县城转弯抹角的紫石街里,住着一位面目狰狞头脑可笑的矮子,生得三分像人七分像鬼,却娶得一房脸如桃花眉似柳叶妖娆袅娜的美女,这端的是旷世的绝配,因此上终于招惹出一场惊天动地的官司,不但将一位英雄缔造为更大的英雄,还给文人骚客遗留下继续编派作文的若干机遇。不消说,那便是武大郎潘金莲夫妇及其嫡亲兄弟武松与民营企业家生药铺董事长破落户财主西门大官从的故事。

这里说起这厢因缘,须不是觑中男女私情的偷期,那都是让人捣腾烂了的段子,不必跟着趟浑水;也不关西门官人的主营业务,尽管那和道地药材颇有些挣不脱的干系;本文偏偏在意的,则是大郎哥哥的糊口本行。

这本行,施作家早说得清楚,是专一贩卖主食厨房里的熟食货色,那货色,术语叫炊饼。关于炊饼,原本叫做蒸饼,为因这蒸字和仁宗皇帝的名讳读音上有些欺近,皇上的名字岂是随便说起的,无奈只好逃避,才叫炊饼。可怜的是,仁宗皇帝驾崩没多少年,到了喜欢踢球的微宗天子时代,这避讳就没什么人遵守了,起码在施作家的书里是这样的。

按照训诂学家的叙述,所谓饼者,并也,溲面使合并也,也就是水和面粉合并之后的集团物,简而言之就是馒头。据不完全考证,馒头曰蒸饼,是小麦食品里历史最悠久的,而其制作尚需通过发酵,更加体现出劳动人民的饮食智慧。不过,仔细推详,蒸饼和今天的馒头,终有细微区别,那时的蒸饼,里面还容许有夹带,果菜油腻诸物,都可以做馅子打在里面。武都头杀掉嫂子和西门董事长之后,堕落为囚犯,脊杖四十,刺配二千里外,取一面七斤半铁叶团头护身枷钉了,脸上刻了金印,遣送孟州牢城。来到一个去处,是江湖上有名的十字坡,坡下一个酒店,里面坐一位粗夯腰肢棒槌手脚的老板娘,就是麻翻了过往客人,大块好肉切做黄牛肉,零碎小肉做馅子包馒头的。但这是老板娘的丈夫也就是老板的说辞,武松听来的江湖切口,却是“大树十字坡,客人谁敢那里过。肥的切做馒头馅,瘦的却把去填河”。

馅子的肥瘦问题,姑且不必讨论,仅从成本经济学角度考量,似乎老板说的才是实话,江湖的口号,不过是说得口顺而已,不能当行真。当得真的,该是馅子的蒸饼,今天已经分化为包子,只有单纯的发面品,才称做馒头。而且,如果进入药材领域,那些个分化出去的有馅制品,确实是不堪入药的。

馒头今天看来是典型的大众食品,但在早年,倒可以作为奢侈的一个元素。《晋书》里就指出,该朝的一位丞相,究极绮丽,厨膳滋味,超过王者,蒸饼上不裂开成十字的,绝不肯吃。这种豪奢听着真是可怜,不过开花馒头而已,街边上推车白褥子里一元起价四五个,开了花的还未见得畅销,连最低生活标准人群都不大肯消受,想破脑袋也琢磨不清那怎么也算是奢侈品。

还有更蹊跷的,则天皇帝革命的时候,有一即将提拔作三品的高级干部,退朝后看见路边有新出锅的蒸饼,不觉嘴馋,随手买下一个,骑在马上吃了。这样的事迹,本可以列入廉政建设的成绩,不料反被御史参劾,则天皇帝降敕,说他流外出身,没经过严格训练,行为不够检点,从此不许进入三品。好端端一件功名,眼睁睁地被一枚馒头给断送了。

如果充饥也算一种疗效的话,馒头当然该入得药材,但总嫌牵强,所以《本草》上并未提供给它席位,而时珍大爷以为本经缺欠,作《纲目》专门列入,以为它消食养脾胃,益气和血,止汗通水道。

从学理上讲,消食和充饥属于某种对立,似科悖逆,但蒸饼也即馒头之入药,并非出锅的就成,那就是流外出身了。本饼须腊月及寒食日蒸的才是正品,并且搁置到皮裂,去皮悬挂风干。临用时添水浸泡,擂烂滤过,方才可用。

还是宋朝故事,宁宗皇帝孩提时期,某日尿频,24小时内达300起。宫中一片恐慌,国医馆的郎中们束手无措。某君建言,用蒸饼大蒜豆豉三样捣烂作丸,一日三服,每服三十丸,三日病除。事后有有询问缘由,某君说道,小孩子尿频,不过是水道不利,该三样都是疏通水道的得当利器,所以举手痊愈。

至于新鲜蒸饼,也未必入不得药。医书上说,盗汗自汗者,晚上临睡觉前,带饥吃蒸饼一枚,不过数日,立止。书上没有清楚辨析蒸饼的新旧,想必新鲜的才是。根据许多发明创造都是偶然事件促成之定律,这种治疗方式,自然是那些喜欢褥食的懒惰腌之辈贪馋行为的心得,居然正经写在讲究卫生的医书里,真是天理何在哟。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_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 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速与我们联系
承办单位:北京元上都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北京康视线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经营性-2006-0015 京icp证:京ICP备11041933号-1
国家药监局编号 (京)-经营性-2011-0021 Copyright 2006-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法律顾问:北京市鸿仁律师事务所 客服热线 010-85895788 传真 010-85897688